当前位置 首页 剧情片 《h0930av》

h0930av9.0

类型:剧情 剧情片  中国大陆  2018 

主演:张帆 

导演:黄松 

高速云播放

高速云M3U8

h0930av剧情简介

宋朝,选妃仪式在各地举行,选出的佳人会进入后宫衣食无虑。大伟前妻参加选美,从此杳无音讯。大伟思念妻子无心打理酒店,小伟也游手好闲,酒店状况每况愈下。大伟暗恋新来的跑堂儿允儿,允儿却想参加选美。镇上冯捕头鬼迷心窍,想送独女冯依依参加选美比赛。冯依依只喜欢小伟。允儿心生一计,只要冯捕头出钱请人教授自己和依依才艺,自有办法说服依依。冯捕头请来妓院的老鸨子,教允儿,依依琴棋书画。选美当日,允儿,依依都被选中,冯捕头开心,大伟小伟神伤。允儿依依离开后,又一波主持选美的钦差来到,原来刚才是劫匪假扮只为劫财劫色。大伟小伟将劫匪绳之以法。允儿被大伟的举动感动,跟大伟过普通人的生活。依依也重回小伟怀抱。

天下无双之王妃太嚣张第九章:父女相见!

凌无双怔怔的眨了眨眼,脑子里面第一个想法便是,高手,绝对是一个深藏不露的绝世高手! 离得她这般距离都让她没有任何的察觉,第二个想法便是,好……安全的感觉?连凌无双若有若无的张了张红唇哥,自己都有些不确定了。 让凌无双有这般踏实而安心感觉的人,只有如今远在万里之遥的楼君炎,可是,现在她竟然在一个陌生人的怀中感觉到了安全,却又和楼君炎给的完全不一样。 所以,凌无双直接便怔住了。 不仅仅是青衣男子身后的中年男人,周围大道聚集的人也被惊住了,眸光怔怔的望着那两个抱在一起的,男人! 凌无双的身形高挑,但是和他对面的人比起来,却是整整低了一个头不止,瞬间显得娇小的身躯,被那身披深青色斗篷的男子以一种护犊子的感觉,稳稳圈在怀中。 只是,两个男人,一动不动的抱着…… 这样诡异却又充斥着一股莫名和谐的情形,在人来人往的华丽酒楼前,的确是挺惹眼的,更何况,被抱着的这个人,还是众人眼中犹如一头喷火龙的凌无双。 “不,不好意思!”凌无双呆愣却也不过是一两秒的时间,反应过来之后,连忙从那宽阔而温暖的怀抱之中退出,朝后面让出一步,反射性的说了一句,“抱歉。” 凌无双还很少有这么丢脸过,竟然睁着眼睛直接撞人家身上去了。 刚刚才已经闹了那么大的一出,和火浴丹之谷的人起了争执,凌无双不想再惹麻烦,而且,也的确是自己冒冒失失的没看路,撞到了人家。 虽然是在强者为尊的世界,但凌无双心中的理念却是不一样的,她也并不是不讲理的人,和很多自认为高高在上死要面子的强者不一样,只要是她的错,即使对方是个普通人,她也不会吝啬自己的道歉。 凌无双再次点头示意自己的失礼,“不好意思。” 由于凌无双站在了酒楼前阶梯的下面一步,便没有为难自己抬头去仔细看对面本就比她高出不少的人,只是点头,勾唇微笑了笑。 深青色斗篷的男子手臂垂下,古铜色修长的手指蜷了蜷,似乎有些恋恋不舍的意味。 “没关系。”浑厚而有力的声音,却是让人莫名的感觉如沐春风,但又听不出喜怒,微顿了顿之后,对面传出一声沉沉的轻笑,“小家伙,走路可不能这么冒冒失失。” 虽然是责怪的话语,但听得凌无双心中却是莫名的一暖。 “咳——”她抓了抓头,竟然难得的感觉到有些尴尬。 身披青色斗篷的男子铁唇勾了勾,看着下方那伸手抓着头,只能看见一个漆黑的脑袋动啊动的少年,那深邃眸光之中烦躁逐渐退去,换上一股他自己都没发现的柔和。 “大,大哥?”身后的中年男子在很长时间的呆愣之后,才几步跨上前来,像是见鬼般磕磕碰碰的唤了一声。 天啊,北海域今天是下红雨了么! 凌无双有些诧异这声音的慌乱,顺着声音抬眸望去,略微打量一番。 中年男人,长相极为普通,是属于丢在人群中都无人会注意的那种,但从那飘忽的步伐,以及浑身内敛得滴水不露的气息便能看得出来,此人也绝非凡人! 竟然又是一个高手! 凌无双眸光微凛,不过,这家伙这样看着看她干什么,而且,这是什么眼神? “这位小公子……”中年男人眸光从上到下,由下至上,仔仔细细,认认真真的将凌无双打量了个遍,欲言又止,最后,在看了身边的青衣男子一眼之后,将后面的话默默的吞入了肚子里。 大哥的神识是何等灵敏?即使是这小子冒冒失失,但大哥又怎么会允许有人撞到他身上去?怕是早就飞出去了吧,这小子现在竟然还能笑嘻嘻的,安然无恙的站在这里。 不得不说,是个奇迹。 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他实在是想不通。 凌无双本是要提步离开的,却是被中年男人那像是见到怪物般的眼神给弄得有些莫名其妙,于是,眸光一转,望向她正对面的身披宽大斗篷的青衣男子。 夜色,正浓。 在凌无双抬眸望去的同时,青衣男子亦是垂眸望下来。 四眸相对,那似乎蕴藏着一泓幽潭的眸光,对上那明亮而透彻的清眸,两人都是微微一怔,青衣男子的眸光更是有着轻微的放大,却是很快便不着痕迹的移开眼去。 凌无双眸光也是微微一颤,默默的别开眼,心中的震撼难以言喻。 从这人的声音判断,应该不过才三十多的样子吧,但这双眼,却是仿佛沉寂了百年的孤独,有着太多的压抑,沉寂着整个天地的浮华,沧海桑田的缩影。 这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属于高手的孤独么?不像。 凌无双第一次对于一个陌生人产生了极度的好奇,可能是那股心中说不出道不清的感觉,就像她撞入这个人怀中的时候,就无比确定,他不会伤害自己。 “小家伙,你胆子倒是不小。”在凌无双五兀自出神的时候,一道沉缓的声音,从青衣男子的嗓中滑出,“你可是知道刚刚那都是些什么人。” 灯影朦胧,宽大的斗篷从头罩下,将他大半张脸都淹没在阴影之中,只能看见男子铁唇勾出的刚毅弧度。 凌无双这才回过神来,忽的扬眉一笑,周围天地的灵气风姿,都浓缩在他那干净的眉宇之间,红唇轻勾,干净利落的吐出两个字,“知道。” “哦?”青衣男子饶有兴趣的低笑一声,这个答案似乎在他的意料之中。 “不过,那又怎样。”凌无双冷笑一声,浑身的气息依旧懒散而吊儿郎当,接着道,“不过是一群只会张牙舞爪的纸老虎而已,有何之惧?” 火浴丹之谷?若是所谓的超级大势力的人,继续这般盲目自大下去,再深厚的底蕴,都有被掏空的一天! “哈哈哈哈。”青衣男子忽的扬声一阵舒爽大笑,下巴那刚毅而优美的弧线,从露出黑色斗篷之中露出,“果真是个有意思的小子,有气魄。” 淬不及防的,周围一圈儿的人,都被青衣男子身上不自觉释放而出的气息震得连连后退,没注意的甚至于连呼吸都猛地停顿了一下,心惊不已。 好惊人的力量,想不到这男人竟然是个深藏不露的高手,而且,感觉比之前火浴丹之谷那一行长老都要恐怖,只是不自觉露出了气息,便压得他们呼吸都几乎停滞! 凌无双眨眨眼,眉头皱着,以她上品君阶的实力,正面迎上这强悍的气息,也有点难受,背脊却是挺得笔直。 同时,她也有些莫名其妙,还真是个奇怪的人,这有什么好高兴的? 而那靠后侧的中年男人,那就更是惊讶得分不清南北了,大哥倒是很少有这么好的心情,却是因为一个见了一面的陌生少年。 想到这里,不苟言笑的中年男人再度深深的看了凌无双一眼。 着深青色衣袍的男子似乎意识到了凌无双的难受,周身的气息不着痕迹的收敛,滴水不漏,那深沉而凌厉的眸光在凌无双身上顿了顿,缓缓吐出几个字,“实力不错。” 这般年纪,竟然便已经达到了上品诛神君王境界,可是比他那个时候都要强上一些,果真是后生可畏啊。 凌无双轻撇了撇唇瓣,自然是明白自己的实力在这般级别的高手眼睛,根本就是完全透明,只是,她想都没想,竟然丝毫不谦虚,“还可以吧。” 同样是四个字,凌无双对上那双暗自探寻她的眸光,那明朗的眉宇之间,闪动出自信而飞扬的光泽。 后侧边的中年男人笑着摇了摇头,这小子还真是。 青衣男子微微一怔之后,又是一阵开怀大笑,宽松斗篷下的高大身躯都在微微震动,少顷,那深沉双眸中的色彩缓缓内敛,忽然道,“小家伙,你愿不愿意随我回去?” 沉稳而有力的嗓音,是那么的自然,那双饱含沧桑的眸子,沉淀着一丝难得的喜悦和欣赏。 “大哥!?”凌无双还没来得急反应,他身侧的人却是眼珠子都差点瞪出来了,随后,眸光一转,便快速望向凌无双,蠕蠕唇瓣,欲言又止,“这……” 大哥这意思,是要收这小子为徒么? 不过,话又说回来,这小子的确是个难得的可塑之才,不仅仅是天赋,还有各方面的品质和性格,最主要的,大哥似乎和他很投缘。 想到这里,中年男人自顾自的点点头,便觉得并不是没有道理。 凌无双亦是微微一怔,抬头,眸光直勾勾的望向那对面的青衣男子,他整张脸几乎都笼罩在朦胧的虚影之中,无论如何努力,都看不清他的面容,更别说表情。 这又是什么情况? 凌无双自然是听懂了青衣男子话中的意思,只是,她还是觉得有些莫名其妙。 “这小子在想什么!” 周围的人见凌无双轻蹙着眉头,定定的站着不动,也没什么反应,心中那是痒得像是猫在抓一般,细碎的议论声不断响起,几乎每一个人跃跃欲试,恨不得帮凌无双点头。 或者,再准确定说,众人那红光满面的样子,就是在说:不愿意就走开啊,让我来! 千载难逢的机会啊,有什么可犹豫的,这样级别的高手,可不是随便能撞见的,即使‘撞’到了,也不是每次都有命在的,更别说还有这样的好事! 深青色斗篷披身的男子也不急,双手背负在后,眸光凌厉又带着一丝温和笑意。 也不过是十秒钟的时间不到,灯影朦胧的夜色中,便响起了凌无双淡淡的声音,“抱歉。” “什么?” 周围顿时响起一片抽气声,连绵起伏的惊呼尖细得都变了腔调。 “这小子是不是傻了,啊?” “这么好的机会,这这!” 众人捶胸顿足,就差没有以头抢地地了,齐刷刷几十上百双眼睛看着凌无双那淡然的表情,呕得几乎快要飙出心头血来,甚至于快要哭了都。 天杀的啊,这样送到门的机会都不要,不是疯子就是傻子。 “哦?”深青长袍男子浓如曜石般的眸光微有意轻闪,声音沉沉的笑了声,口气似乎并没有太多的意外,饶有兴趣的吐出两个字,“为何?” 凌无双眸光一沉,直言道,“我已经有了师尊。” 她已经有了师尊,无论怎样,天夜老师都是她心中最好的老师,若是再另行拜师,就是另投师门,是为不敬,即使可以,也得征询老师的意见。 而且,若是不意外的话,天夜老师现在应该醒了吧,想到这里,凌无双眸光都是微微一亮,灿若星辰。 “原来是这样。”身披深青斗篷的男子不怒不恼,口气沉稳而有力,低笑着轻声叹息一声,若是仔细听,亦能发现其中蕴含着一丝若有若无的遗憾。 站在身后侧的中年男人反应过来,都诧异的上前了一步,心中震惊得难以自制,口气却是不急不缓的平铺直述,“小子,你可知道自己拒绝一个什么机会?” 他万万没想到,这小子竟然会拒绝了大哥。 “谁都没规定,小子,你只能拜一家为师啊。” 这叫什么,这简直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之后,竟然又径直原路落了回去! 凌无双笑了笑,固执的道,“你们的好意,我心领了。” 周围一圈儿的人摇摇欲坠,几乎都要晕过去了。 这小子不愿意,他们愿意啊,只是能不能收了他们?而且,看这位神秘人的样子,实力强悍不说,绝对是身居高位之人,这样的好事,竟然会有人拒绝,真是要怄死人不偿命! “你——”那不苟言笑的中年男人也怔住了,下意识的想要去摸自己的胡子,伸出手后才又意识到现在没有,便迅速缩回来,有些气呼呼的背在身后。 没想到这小子竟然是这般固执的人,不过,倒也算是有个性。 凌无双有些好笑,唇瓣轻抿成一条唇线,迎上正前方那深沉却透人的平静眸光,继续道,“而且,我有要事在身,行程已定,现在没有什么事情比这更重要,所以只能抱歉。” 她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敢去风雪铸剑城,和父亲汇合,寻找救治母亲的办法! “是有什么急事么?”沉稳而有力的话语,带出一点鲜有的关怀。 凌无双眸光定了定,微微一垂,只是道,“找人。” 身披宽松深青斗篷的男子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应该是意识到了凌无双不愿多说,便也没再追问,缓缓的声音,带着一点感慨,又像是在自言自语,“应该是对你来说很重要的人吧。” “对。”凌无双重重点头,沉声缓缓道,“非常重要的人。” 虽然凌无双从未见过凌昊和云灵,甚至于连记忆都是那么的浅薄,但是,凌擎天和凌莫秋给她从未有过的亲情,让她对自己的父母越加渴望,而且,源自于血脉的东西,有着一股让人永远无法割舍的神奇力量。 “非常重要的人……”青衣男人喃呢,声音很轻。 他高大的身躯的影子被酒楼华丽的高灯拉长,浑身都笼罩在一层浓郁的阴影之中。 凌无双眉头轻微的一蹙,她似乎是提到了这人的伤心事,却是在凌无双还未反应过来之时,眼前男人高大的身躯眨眼便不见了踪影,留下的残影也随风而逝,消散得无影无踪。 那站在原地的中年男人看了凌无双两眼,隐隐点头之后,便提步离开,也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中。 凌无双不自觉的便回过眸去,透彻的眼神从白玉大道之上来来往往的人群缝隙穿过,似乎隐隐看见已经远去的那道高大,却显得有些落寞背影,缓步行走着。 “不见了,不见了!” “就这么没了?” 周围的人跺脚连连,一颗带着小小希冀的心,就那么摔得粉碎。 “真是个奇怪的人。”凌无双伸手摸了摸鼻尖,转身朝着热闹而明亮的酒楼内去。 其实凌无双自己也觉得挺莫名其妙的,她竟然和一个只见了一面的陌生人,站着你来我往的聊了起来,从头到尾都没有一点的排斥,这对于生性冷淡的凌无双来说,几乎是从未有过的事情。 已经是深夜时分,明晃晃的玉石大道之上披上的一层月华的冰凉色彩,行人也在逐渐减少。 明月当空,夜凉如水。 离得之前那酒楼已经非常远的大道上,两道身影一前一后缓步而走,看似缓慢,就像是在随心散步一般,却几乎有一步缩地数十里的程度! “大哥,你和那小子似乎挺投缘的。”带着一点轻笑的声音隐隐而出,似乎为了缓解这僵硬的气氛。 前面的传出一声苦笑,“很像啊,不过怎么可能呢,我的小无双……”微微一顿之后,他没有继续说下去,口气一转,说道,“不过,那小子的确是个难得的天才。” 后面的那中年男人笑得越加开怀了,随口说道,“不过,那小子那极度固执,说一不二的性子,还真是和大哥你蛮像的。” 天才果真都是有性格的异类么? 前面终于是传出了一声轻笑,还带着一点若有若无的轻叹,似乎有些遗憾,“不知道为什么,我的确是很喜欢那小子。” “也不知道是谁家的公子,有子但如此啊。”那中年男人的声音带出一些感慨。 “萧青,你说我是不是顾虑太多了?”男子步伐顿了下来,深邃而沉稳的眸,仿佛蕴含着天地的凛冽之气,望向苍穹,似乎能将整片漆黑都洞穿一般。 他头上的斗篷已经放下,轻仰着头,在冰凉的夜色之中,露出了一张倾绝天下容颜。 男子约莫三十多的年纪,不到四十,岁月的眷顾让他的俊容依旧,是一种刚毅和随性的结合,只是,但那张刀削斧刻的面容之上,却是染着一层若有若无的落寞,仿佛已经经历了亿万年的沧海桑田,身心疲惫。 他身后侧的长叹一声,说道,“大哥,你做自己想做的就好。” 萧青,风雪铸剑城的二城主,与风雪铸剑城的城主兄弟相称,而他身前的那个负手而立,着一袭深青色长袍,眸光定定望着无尽天穹的男子,便是风雪铸剑城的正主,凌昊! 虽然萧青叫凌昊大哥,但他的年龄却是足足大出凌昊十岁不止,是按照铸剑城中复杂的辈分排出,但是,要让他这样的人心甘情愿唤一声大哥,更的确是需要本事。 凌昊沉声一笑,高大壮硕的身躯回转,挥出的斗篷袍角随着凉风在空气中划出一道冷硬的弧度。 他伸手在萧青的肩膀上拍了拍,有些无奈,“如今的形式,怕是越来越复杂了。” 师尊将整个铸剑城交到他的手中,他又怎么能随心而为?他更是不能拿无双和父亲他们的安危来冒险,星辰大陆对于这片地域来说,简直就不堪一击,知道他们安全无恙便好。 特别是无双,他最爱的孩子,天知道他是有多么想念她。 “我怎么敢……”凌昊刚毅的眉宇之间的愁苦一闪而过。 这么多年了,他在生死边缘挣扎,若不是心中的执念,怕是早已不知道下地狱多少次了,如今灵儿沉睡在那么冰冷的地方,他却束手无策,这般没用,又怎么敢再拿无双和父亲他们冒一点险。 “大哥,你放心,天无绝人在路,一定会有办法的。”萧青自然知道凌昊又想到了十年如一日,沉睡在九重天冰崖的那个女子。 “嗯。”凌昊眸光之中的色彩,是一如既往的坚定。 即使灵儿无法醒来,那又怎样,他也不过是陪着一辈子而已,那么冰冷的地方,他怎么忍心让灵儿孤单的睡在那里。 “那边的人最近有没有什么消息。”凌昊收敛面容之上的落寞,神情肃杀,刹那风云。 萧青沉吟许久,说道,“我估计就是最近似乎没见到他们的人,火浴丹之谷和光明圣魂殿的人,便蠢蠢欲动,这么多年的野心能压下来,倒还真是难为他们了。” 不过,那些人固执的维持着这样的局面,也的确是有些莫名其妙。 “静观其变。”凌昊不冷不热的吐出几个字。 萧青缓缓点头,回想不久前的情形,本就不苟言笑的面容之上隐隐燃起怒火,“火浴丹之谷的人这次不知道又在打什么主意,不过,就圣魂殿来说,最近倒是消停了一阵子。” 似乎就是从换了圣子之后,光明圣魂殿的行事作风,便在逐渐转变,没有了之前的锋芒毕露,至于是不是为了迷惑那些人,暗中又是什么情况,可就有待商榷了。 凌昊铁唇轻勾,声音冰冷却是沉稳有力,“暂时不必理会,北海域可不是他们放肆的地方。” 沉缓的声音,在放肆两字上,重重一顿。 “让千泽多加小心。”凌昊随口补充一句。 “知道。”萧青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谅那些人也不敢轻易行动。 “走吧……”凌昊提步而起,悠远的眸光凝向风雪铸剑城的某个方向,瞳孔的色彩微微一深,带着难以察觉的眷恋,他得快点,他不能离开灵儿太长的时间。 “好!”萧青点头应允。 两道身影逐渐被夜色埋没,隐隐约约的交谈之声,夹杂清风而出。 而另外一边,凌无双在酒楼之中敞开吃了一顿,稍微休息了一会儿,随后,便匆忙出发赶路,踩着清晨的第一缕霞光,朝着踏雪城中心域门而去。 踏雪城中,不允许登空,亦严令不允许坐骑,虽然有人罔顾,但凌无双还是非常老实的,但结果就是,一路过去,约莫花费了她大半天的时间。 踏雪城在璀璨阳光的映照下,释放出一股静谧的美,它的中心地段周围,环绕着通往北海域各个地方的大型域门。 而最中心的位置,那沉淀着古老气息,耸立而出丈高,犹如一个巨型广场般盘踞在那里的黑色石台,便是整个北海域年代最为久远,亦是最为大型的一个域门。 通过它,便能直接前往铸剑城! “时间快到了。”正午时刻,广场之上已经聚集了不少的人。 这个巨型的域门阵法之上,每一道纹理,都仿佛经过千百年的雕刻,是底蕴的深刻体现,而传言,它亦是整个神魔大陆容纳量最大的域门,甚至能让万人同时渡过。 “还有人么?”看守这方域门的人,着统一的白色轻铠。 已经是日上三竿,这个时候,今天想要渡域门的人,都有条不紊的踏上了去,并且交上该出的费用,而守卫领头的两人,也开口最后的提醒。 “等一下。”急匆匆的声音,忽然而来。 “刷——” 众人只见得一道水蓝的光影从远方闪来,几乎与周围的色彩融为一体,转眼间,一道亮白的身影便出现在他们的眼前。 凌无双脚尖在域门边缘的石台上几个轻点,最后凌空一翻,便稳稳的落在域门范围内,在她脚步落定的下一秒,无形的光圈从天而降,将这方宽大的域门广场笼罩其中。 凌无双喘出一口气,隐隐嘘嘘一声,“差点没赶到。” 晚一点点,可就是要等第二天了。 “嗡!” 耳边响起犹如海浪般的嗡鸣之声,黑色弧形周围的五彩神源石,开始燃烧,整个域门启动。 “慢着!” 又一道急匆匆的声音,远远而来,不远处,急速奔跑的黑色蛮古铁豹上的黄衣男子,看着那从天而降的白色光罩,眸光之中闪过一抹阴郁的色彩来。 “咚咚咚咚!” 大队人马,紧随着他而至。 烈焰角马,火焰标记,华服老者,精美大轿……不正是火浴丹之谷的队伍么,只是,他们急匆匆赶到的时候,整个域门都已经完全开启,无法停顿下来。 凌无双有些诧异的扬起眉梢,这风风火火的一行人,怎么还落在她后面了? “可恶!”已经换至最前方的华服老者,也就是火浴丹之谷的大长老怒了,挥手一掌便将周围的黑色基石轰出了几个大洞,毫无道理的撒气迁怒。 凌无双咧嘴一笑,不过,突然又意识到,这些人应该不会想看见她。 只是,凌无双刚想到这里,耳边便响起了一声尖锐的叫声,“臭小子,是你!” 黄衣男子怒火中烧,眸光死死的瞪着已经启动的域门内,那水蓝衣袍的少年,反应过来之后,便快速朝身边的大长老道,“师伯,是那臭小子!” 而那大长老,显然也是第一时间便注意到了凌无双,浑身的气息都变了。 凌无双轻笑一声,两手环上胸前,就那么大摇大摆的站在那里,哧笑一声,“可不是我么,众位别来无恙啊。” “给老夫关了域门!”大长老沉缓的声音,带出极度危险的气息。 已经开启域门内,以及外面的看守着,都诧异无比。 “域门已开启,没办法再扭转,你们还是等明天吧。”领头将帅有些不爽眼前一行人那发号施令的态度,况且,域门一旦开启,就没办法关闭,这是三岁孩童都知道的事情。 凌无双勾唇,面上的笑意绚烂而意味深长。 那样子,看着火浴丹之谷一行人眼中,挑衅味十足,有本事你咬我啊。 “可恶的臭小子!”黄衣男子彻底抓狂。 “嗡!” 一阵嗡响,站在域门范围内几百人的身形,都隐隐开始变得透明。 “不能再关闭么……”大长老的声音忽然变阴森异常,染上了一股让人毛骨悚然的气息,那双苍老却空洞的眸中,急速闪过一抹狠戾的色彩。 “那就只能毁了它!”一语出口之后,大长老浑身气息骤然拔高至顶,头顶的飓风犹如乌云般急速凝聚,电光火石之间,被他轰然击出,携着千钧力道,朝着域门最为脆弱的地方,徒然而去。 “住手!” 在周围之人意思到不对的时候,已经来不及阻止,他们也根本阻止不了。 凌无双眸光瞳孔都是微微一缩,这该死的老家伙是不是疯了,且不说域门内,这般大型域门若是毁灭,形成的空间风暴,绝对能轻松摧毁整个踏雪城! “去死吧!”大长老面容之上的笑意,狰狞而寒冽。 “啊!”无数的尖叫声,响彻这方天空。 “程鹰,你放肆!” 千钧一发之际,一道浑厚的声响,携着雷霆怒火,犹如惊雷撕裂长空,大长老当即面色惨白一片。 望采纳



古代嫔妃等级划分。

在周王朝,国王可以合法地拥有一百零一个妻子——一个大老婆和一百个小老婆。她们的编制是这样的焉:超级:“王后”,一人。地位跟国王相等。第一级:“夫人”,三人。啥事也不干,只陪伴国王(坐论礼妇)。第二级:“嫔”,九人。负责处理皇宫事务(掌教四德)。第三级:“世妇”,二十七人。主持祭典和招待入官朝觐的贵妇。第四级。“女御”,八十一人。专门供国王庆上娱乐。到了公元前三世纪秦王朝,花样翻新,曰:超级:“皇后”第一级:“夫人”第二级:“美人”第三级:“良人”第四级:“八子”第五级。“七子”第六级;“长使”第七级:“少使”史书上没有记载她们的职务是什么.到了公元前二世纪七○年代,西汉王朝第七任皇帝刘彻先生,对女人的兴趣远超过他的那些祖宗,再度进行改组。于是,大批美丽的词藻洋溢纸上,他把皇宫里排山倒海的美女,分为十级——超级:“皇后”,让比皇帝,爵比皇帝。第一级:“婕妤”,位比宰相,爵比亲王。第二级:“泾(女旁)娥”,位比上卿,爵比列侯。第三级:“容花”,位比中二千石(副宰相),爵比关中侯。第四级:“充衣”,位比真二千石(部长),爵比大上造(文官最高级,一品)。第五级:“美人”,位比二千石(州长),爵比少上造(文官第二级,二品)。第六级:“良人”,位比千石(州长级),爵比中更(文官第三级,三品).第七级:“八子”,位比干石(州长级),爵出左更(文官第四级,四品)。第八级:“七子”,位比八百石(副州长),爵比右庶长(文官第五级,五品)。第九级:“长使”,位比八百石(副州长级),爵比左庶长(文官第六级,六品)。第十级:“少使”,位比六百石(县长),爵比五大夫(文官第七级,七品)。上述的十级编制,维持了七十年,到了公元前五世纪五○年代,第十一任皇帝刘奭先生在位,刘奭先生最大的乐趣是玩女人,他觉得十级编制,还不够显示他的爱色如命。于是乃扩大为十五级,”而在最末两级之内,再分为若干等——超级:“皇后”,跟老祖宗时代一样,位比皇帝,爵比皇帝,第一级:“昭仪”,位比宰相,爵比亲王。(新设的最高位号头衔,原“夫人”取消。)第二级;“婕妤”,位比上卿,爵比列候。(原是第一级,在新编制中,降为第二级。)第三级:“泾(女旁)娥”,位比中二千石,爵比关内侯。(原是第二级,在新编制中,降为第三级。)”第四级:“容花”,位比真二千石,爵比大上造。(原是第三级,新编制中,降为第四级。)第五级:“充农”,位比二千万,爵比少上造。(原是第四级,在新编制中,降为第五级。)第六级:“美人”,位比千石,势比中更。(原是第五级,在新编制中,降为第六级。)第七级:“良人”,位比千万,爵出左更。(原是第六级,在新编制中,降为第七级。)第八级:“八子”,位比八百石,爵比右庶长。(原是第七级,在新编制中,降为第八级。)第九级:“七子”,位比八百石,爵比左庶长。(原是第八级,在新编制中,降为第九级。)第十级:“长使”,位比六百石,爵比五大夫。(原是第九级,在新编制中降为第十级。)第十一级:“少使”,位比四百石,爵比公乘。(原是第十级,在新编制中,降为第十一级。“公乘”,文官制度最末一级。)第十二级:“五官”,位比三百石。(十二级以下,是刘奭先生新发明的,但只算雇员阶层,已没有爵位可比。好像少尉以下,便不能算军官,只能算士官矣。“五官”,雇员阶层最高一级,年薪只三百石,微不足道。)。第十三级;“顾常”,。位比二百石。(雇员阶层第二级,更微不足道。)第十四级:这一级的名堂可多啦,级内再分六等,曰:“舞涓”、“共和”、“娱灵”、“保林”、“良娣”、“夜香”。位比百石。第十五级:这一级也有两等,曰:“上家人子”、“中家人子”,位比斗食。(这是小老婆群最低一级,只不过比普通宫女稍有不同。像《红楼梦》里的平儿小姐,说她是丫头吧,她却有小老婆名份,有丫头服侍她,还可管丫头。说她是正式小老婆吧,她却是个丫头,跟丫头拿一样的钱。盖“见官矮一段,见民高半截”者也。)隋王朝第二任皇帝杨广时,他的小老婆群共分二十级:第一级贵妃,第二级淑妃,第三级德妃,位比亲王。第四级顺仪,第五级顺容,第六级顺华,第七级修仪,第八级修容,第九级修华,第十级充仪,第十一级充容,第十二级充华,位比宰相。第十三级婕妤,位比部长。第十四级美人,第十五级才人,位比省长。第十六级宝林,第十七级御女,位比厅长。第十八级采女,第十九级承衣,第二十级刀人,位比县长。唐王朝宫廷小老婆群的编制,更加伟大,另有不同,初期:第一级惠妃,第二级淑妃,第三级德妃,第四级贤妃,位比亲王。第五级昭仪,第六级昭容,第七级昭媛,第八级修仪,第九级修容,第十级修媛,第十一级充仪,第十二级充容,第十三级充媛,位比宰相。第十四级婕妤,位比部长。第十五级美人,位比省长。第十六级才人,位比厅长。第十七级宝林,位比郡长(太守、知府),第十九级采女,位比县长。唐明皇”李隆基时,又一好色的!!!第一级贵妃,位比亲王,第二级惠妃,第三级丽妃,第四级华妃,位比宰相,第五级芳仪,第六级芬仪,第七级微仪,第八级昭仪,第九级修仪,第十级充仪,位比部长,第十一级美人,位比省长,第十二级才人,位比厅长,第十二级尚宫,第十三级尚仪,第十四级尚服,位比郡长(太守、知府)。还有明清的,我再找找吧!五代十国的和元的,看情况了,不一定能找到!!!看到这些明白我为何要强调朝代了,换个时代,贵妃都不值钱了.大致地说,夏殷以前,中国后妃制度比较简略,文字记述也很模糊,大率将天子的配偶统称为妃。如皇帝有四妃;帝喾有四妃。正嫡叫元妃,其他的称为次妃。周代天子开始立后,正嫡便叫王后。 《周礼》规定:天子立一后,三夫人(正一品),九嫔(正二品),二十七世妇(正三品至五品),八十一御妻(正六品至八品)。共121人 五者相参,以定尊卑。与外朝六宫、三公、九卿、二十七大夫、八十一元士相对应。六宫即前一宫,后五宫。后五宫指后一宫;三夫人一宫;九嫔一宫;二十七世妇一宫;八十一御妻一宫。后正位宫闱,体同天王;夫人坐论妇礼;九嫔掌教四德;世妇主知丧祭宾客;女御序王燕寝。秦王赢政兼并六国,统一天下,自称为皇帝,其正嫡便叫皇后。汉帝国后妃制度继承秦制,并明确规定皇帝的祖母称太皇太后,母亲称皇太后,中国后妃制度的母后称号就此确定,历代相沿。嫔御制度汉代时确立,汉代后宫制历汉初四帝,以后汉武帝、汉元帝的订立、增益。嫔御名号分为十四等:昭仪、婕妤、 娥、容华、美人、八子、充依、七子、良人、长使、少使、五官、顺常、无涓,无涓这一等还包括共和、娱灵、保材、良使、夜者。西汉初年帝王的正配叫皇后,其余嫔御名号有夫人、美人、良人、八子、七子、长使、少使。武帝时又加婕妤、 娥、容华、充依。元帝时加昭仪,又有五官、顺常、无涓、共和、娱灵、保林、良使等。东汉的后宫人数没有什么减少,但鉴于西汉外戚权重,改革后宫,嫔御名号只设四等。东汉光武帝并省前制,皇后之外,只立贵人、美人、彩女。后又加宫人、凡嫔妃四等。(后宫只立皇后、贵人。贵人金印紫绶依旧,但奉禄不过是数十斛粟。又设美人、宫人、采女三等,但却没有爵秩,只是赏赐充给而已。)曹魏时出于文学的浪漫和对雅号的喜好,嫔妃分成12等:贵嫔、夫人、淑妃、淑媛、昭仪、昭华、修容、修仪、婕妤、容华、美人、良人。魏太祖建国,皇后之下分后妃五等:夫人、昭仪、婕妤、容华、美人。 文帝增五等:贵嫔、淑媛、修容、顺成、良人。 明帝增淑妃、昭华、修仪三等。除顺成。 太和时,明帝诏复夫人之制,位在淑妃之上,夫人以下爵凡12等;贵嫔,夫人位次皇后,爵无所视;淑妃位同相国,爵比诸侯王;淑媛位同御史大夫,爵比县令;昭仪比县侯;昭华比乡侯;修容比亭侯;修仪比关内侯;婕妤视中二千石;容华视真二千石;美人视比二千石;良人视千石。晋设三夫人:贵嫔、夫人、贵人;九嫔:淑妃、淑媛、淑仪、修华、修容、修仪、婕妤、容华、充华。另有美人、才人、中才人。北朝承魏晋制度,略有增损。“道武追尊祖妣,皆从帝谥为皇后。始立中宫。余皆或称夫人,多少无限,然皆有品次。太武稍增左右昭仪及贵人、淑房等。后庭渐多矣。又魏故事,将立皇后,必令乎铸金人,以成者为吉,又则不得古也。”北魏孝文帝改定内宫: 左右昭仪视大司马,三夫人视三公,三嫔视三卿,六嫔视六卿,世妇视中大夫,御女视元士。后来又置女职,以典内事: 内司视尚书令、仆;作司、太监、女侍中三宫视二品;监、女尚书、美人、女史、女贤人、女书史、书女、小书女五宫视三品;中才人、供人、中使、女生才人、恭使宫人视四品;表衣、女酒、女飨、女食、奚官女奴视五品。南朝宋在晋制上有增有删,至宋明帝时规定:以贵嫔、贵妃、贵姬为三夫人;以淑媛、淑仪、淑容、昭华、昭仪、昭容、修华、修仪、修容为九嫔;以婕妤、容华、充华、承微、列荣为五职;另设散役包括美人、才人、良人。南朝齐高帝建元元年,有司奏置贵嫔、夫人、贵人为三夫人;修华、修仪、修容、淑妃、淑媛、淑仪、婕妤、容华、充华为九嫔;美人、中才人、才人为散职。三年,太子宫置内职,良绨比开国侯;保林比五等侯;才人比驸马都尉。南朝梁、陈以贵妃、贵嫔、贵姬为三夫人;淑媛、淑仪、淑容、昭华、昭仪、昭容、修华、修仪、修容为九嫔;婕妤、容华、充华、承微、列荣为五职;美人、才人、良人为三职。北周宣帝自称为天元皇帝,皇太后便被尊为天元皇太后,又设正阳宫皇后、天皇太后、天皇后、天右皇后、天左皇后,后宫制度至此全乱了。 二年二月,改制诏为天制,敕为天敕。颂令:尊天元皇后为天无皇太后,天皇太后李氏为天元圣皇太后,天元皇后杨氏为天元大皇后,天皇后朱氏为天大皇后,天右皇后元氏为天右大皇后,天左皇后陈氏为天左大皇后,正阳宫皇后称皇后。隋文帝杨坚得天下后,鉴于前朝的积弊,一一加以革新。后宫中也一改旧制,只设皇后正位宫闱。开皇二年,吩咐依照《周礼》著内官程式,省减后宫人数,规定嫔3人,掌教四德,视正三品;世妇9人,负责宾客祭祀,视正五品;女御38人,主管女工丝台,视正七品。隋炀帝时,后妃、嫔没有专职,“唯端容丽饰,陪从燕游而已。”炀帝醉心此事,自制嘉名,以贵妃、淑妃、德妃为三夫人,吕第一;顺仪、顺容、顺华、修仪、修容、修华、充仪、充容、充华为九嫔,品第二;婕妤12人,品第三。美人、才人15人,品第四。为二十七世妇;宝林24人,品第五。御女24人,品第六。采女37人,品第七。为御妻。总计120人。另有承衣刀人等,“皆趋侍左右,并无员数,视六品以下。”唐代皇后以下,设四夫人:贵妃、淑妃、德妃、贤妃;九嫔:昭仪、昭容、昭媛、修仪、修容、修媛、充仪、充容、充媛;二十六世妇:婕妤、美人、才人各9人;八十一御妻:宝林、御女、采女各26人。唐开元时期,以皇后以下设四夫人不合旧制,“乃置惠、丽、华三妃,六仪,四美人,七才人,而尚宫、尚仪、尚服各二。”两宋嫔御的名号没有准则,比较纷纭杂乱。大致地说,初入宫时,女子的名号有:侍御、红霞帔。再进一步,封君,封夫人。南宋改君为夫人。君和夫人在人数和郡名上没有一定。夫人以后,再进便是才人、美人、婕妤,然后进为昭仪、昭容、修媛、修仪、修容、充媛、婉容、婉仪、顺容、贵仪等。再进为妃一级:贵妃、贤妃、德妃、淑妃、宸妃。宋后宫的显著特色是无定位,由初级开始,随宠遇增长,不断晋级。辽代皇后之下,有元妃、德妃、文妃、惠妃,各妃这间没有什么等级差别。元代除了皇后和各妃这两个称谓,后宫中再没有别的名号。金代则复杂和完善一些。金是女真人建立的王朝。金代明确规定,选后不取自庶族。金创国之初,后宫嫔妃没有名号。到金熙宗时,始有贵妃、贤妃、德妃之称。海陵王执政时,后宫寝多,宠妃有十二位:元妃、姝妃、惠妃、贵妃、贤妃、宸妃、丽妃、淑妃、德妃、昭妃、温妃、柔妃。金世宗天定年间,后宫简少。金章宗明昌时期,后宫规制大备。金代后宫仿照汉制立了一套嫔御制度,明文确定: 皇后下设贵妃、贤妃、德妃三妃,正一品,同汉三夫人; 昭仪、昭容、昭媛、修仪、修容、修媛、充仪、充容、充媛,正二品,同汉九嫔; 婕妤9人,正三品;美人9人,正四品;才人9人,正五品;同汉二十七世妇; 宝林27人,正六品;御女27人,正七品;采女27人,正八品,同汉八十一御妻。 另有尚宫、尚仪、尚服、尚食、尚寝、尚功都不得是后宫内官。元朝是蒙古族建立的朝代,元后宫除了正皇后以外,不无所谓的第二皇后、第三皇后,只要皇上高兴,设多少皇后都行。明代的后宫宫女很多。宫女被皇帝御幸以后,便获得妃的名号,进入了皇帝嫔妃的行列。但明代后宫除了皇后的称谓,只有妃这一级,没有嫔。妃有贵妃、淑妃、宁妃、贤妃、恭妃、宸妃、康妃、庄妃、裕妃,贵妃在妃这一级中地位最高。清代宫廷的后妃制度是在清入关以后坐镇北京的第二位皇帝康熙皇帝玄烨确定的: 尊皇帝的祖母为太皇太后;母亲为皇太后;太皇太后、皇太后住慈宁宫,太妃、太嫔随住; 皇后坐镇中宫,主持后宫事务; 皇后下设皇贵妃一人、贵妃二人、妃四人、嫔六人,分住东西六宫; 嫔以下设贵人、常在、答应,无定数,随皇贵妃分住东西六宫。 清后宫制度规定,皇帝大婚之前,选八位比皇帝大的宫女,供皇帝进御,即献身皇帝。八位宫女都有名分,授以宫中四个女官的职衔:司账、司寝、司仪、司门。唐代皇后以下,设四夫人:贵妃、淑妃、德妃、贤妃;九嫔:昭仪、昭容、昭媛、修仪、修容、修媛、充仪、充容、充媛;二十六世妇:婕妤、美人、才人各9人;八十一御妻:宝林、御女、采女各26人。唐开元时期,以皇后以下设四夫人不合旧制,“乃置惠、丽、华三妃,六仪,四美人,七才人,而尚宫、尚仪、尚服各二。”两宋嫔御的名号没有准则,比较纷纭杂乱。大致地说,初入宫时,女子的名号有:侍御、红霞帔。再进一步,封君,封夫人。南宋改君为夫人。君和夫人在人数和郡名上没有一定。夫人以后,再进便是才人、美人、婕妤,然后进为昭仪、昭容、修媛、修仪、修容、充媛、婉容、婉仪、顺容、贵仪等。再进为妃一级:贵妃、贤妃、德妃、淑妃、宸妃。宋后宫的显著特色是无定位,由初级开始,随宠遇增长,不断晋级。辽代皇后之下,有元妃、德妃、文妃、惠妃,各妃这间没有什么等级差别。元代除了皇后和各妃这两个称谓,后宫中再没有别的名号。金代则复杂和完善一些。金是女真人建立的王朝。金代明确规定,选后不取自庶族。金创国之初,后宫嫔妃没有名号。到金熙宗时,始有贵妃、贤妃、德妃之称。海陵王执政时,后宫寝多,宠妃有十二位:元妃、姝妃、惠妃、贵妃、贤妃、宸妃、丽妃、淑妃、德妃、昭妃、温妃、柔妃。金世宗天定年间,后宫简少。金章宗明昌时期,后宫规制大备。金代后宫仿照汉制立了一套嫔御制度,明文确定: 皇后下设贵妃、贤妃、德妃三妃,正一品,同汉三夫人; 昭仪、昭容、昭媛、修仪、修容、修媛、充仪、充容、充媛,正二品,同汉九嫔; 婕妤9人,正三品;美人9人,正四品;才人9人,正五品;同汉二十七世妇; 宝林27人,正六品;御女27人,正七品;采女27人,正八品,同汉八十一御妻。 另有尚宫、尚仪、尚服、尚食、尚寝、尚功都不得是后宫内官。元朝是蒙古族建立的朝代,元后宫除了正皇后以外,不无所谓的第二皇后、第三皇后,只要皇上高兴,设多少皇后都行。明代的后宫宫女很多。宫女被皇帝御幸以后,便获得妃的名号,进入了皇帝嫔妃的行列。但明代后宫除了皇后的称谓,只有妃这一级,没有嫔。妃有贵妃、淑妃、宁妃、贤妃、恭妃、宸妃、康妃、庄妃、裕妃,贵妃在妃这一级中地位最高。清代宫廷的后妃制度是在清入关以后坐镇北京的第二位皇帝康熙皇帝玄烨确定的: 尊皇帝的祖母为太皇太后;母亲为皇太后;太皇太后、皇太后住慈宁宫,太妃

h0930av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