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爱情片《宅yy艺术片》

宅yy艺术片8.0

类型:剧情 爱情 爱情片 中国大陆 2017 

主演:小S 李洪涛 胡兵 张本煜 Daniel 疏楼龙宿 雷吉娜·赫尔 

导演:高飞 

高速云播放

高速云M3U8

宅yy艺术片剧情简介

“不,凯瑟,你是在骗我的对不对?怎么会是凯琳达,怎么可能是她?”康利似乎有些疯狂了,这个金毛卷发的小子,一直都是嘻嘻哈哈的,现在的模样看上去有些吓人。宅yy艺术片“很抱歉康利,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我却没有第一时间将这个消息告诉你。”宅yy艺术片“因为我根本不知道怎么跟你说。”“可是你应该知道,我对凯琳达的爱,未必会比你更少!”“从小到大,都是凯琳达姐姐照顾我,我……”

请你在课余时间搜集关于青春主题的诗歌或散文,摘录自己最爱或最欣赏的片段

伤感的游走:青春是一种说不出的痛(1) http://ent.tom.com 2003年07月15日 来源:Tom 专稿 周周 TOM娱乐独家稿件 版权所有 转载请与TOM联系 在我曾经白衣飘飘的九十年代,现在想起来已经是上个世纪的事儿了,那时的我们策马扬鞭过,也放浪形骸过。但岁月不可置信也不容置疑地一天天流逝,随着自己身体上发生的肉体与渴望的冲突,年龄慢慢变成了一个异常敏感的问题。常常地我看着身后如潮水般成批的人,偷偷地问自己:你还能证明自己年轻吗?我知道,想要证明自己还年轻是件很困难的事,我曾经抱着幻想并认真地做过,只不过后来的结果大都归结于暗自的失望。于是我不再轻易为一些滚烫的小字感动了,常常面对一不是我泪流满面的电影,想说点什么,却找不到词儿……我伤感,我痛其实我们都是饮着孤独长大的孩子。还记得那时我们的生活多么烦躁,就像是包围这座城市的空气。你知道,对我们来说,20岁是记忆的成长,是初恋的遮天蔽日,是用这手电筒的光一夜之间读完杜拉斯的《情人》,是我们在那座城市的相遇又分离。湄公河,那是《情人》的湄公河,还有那岸边的青木瓜。 “对你说什么好呢?”“我那时才十五岁半,那是在湄公河的渡轮上……”变成老妪的杜拉斯,坐在巴黎家中,回忆那少女时代和来自中国南方的情人的邂逅是从这湄公河开始的。那我们就也从这里开始吧?湄公河,湿乎乎的湄公河。青木瓜,童年的青木瓜。他们倒在床上,是正面的侧面的背面的,远的近的朦胧的暧昧的。那时,你说你不喜欢《情人》,你说充满了肉欲,可你没回答我“没有欲何来情?”他们没有包装,没有遮遮掩掩,面对我们。湄公河的空气里满是真切的味道。前几天看了李碧华的剧本《霸王别姬》,她也说“那些情情义义,恩恩爱爱,卿卿我我,都瑰丽莫名。根本不是人间的颜色。人间,只是抹去了脂粉的脸。”一个十五岁半的女孩子,脸上未脱稚气的女孩子,一份静止的影像美,像白白的青木瓜种子,那是上了年纪的人学也学不来的。谁知一转眼,童年的青木瓜已变了颜色,它随她一起成熟了。我说过,就是喜欢杜拉斯的那份绝望的美,爱情,欲望,激情都会在她的镜头下变得虚幻和绝望。在她那里,岁月会定格在装帧精美的画框,慢慢的模糊了,画中人常常会转身而去,只遗一段恍如隔世的空白。转眼间,我又感到了镜头里的湿气,渡轮上,有人将要离开。命运还是没放开左右摇晃的捉弄与摆布,还是要分别。依然是一种凝视,一声深深的呼吸,这时是超然的宁静,那是在岸边的视角,注视着水中的爱人。为何要分离?和我们一样?如果有可能——先给我一个幸福的理由,再赐我一世的分离,好吗?湄公河呀,还有那河边的青木瓜。知道吗?多年前你离别时的笑,映在水中,已化作青木瓜的味道……我游走,我痛在生活面前,我们看似游泳其实是在溺水。心中的梦和现实的事儿,就像一对比翼飞着的影子,世界在我们面前越来越大,我们的世界却越来越小,流行的思潮,社会的规矩,家庭的世俗,在我们背后,每天都有如鞭子似的呼响着……那天,小武把自己吊在火车沿线的栏杆上,他双脚离地,他渴望离开。我有时常常恍惚,那个汾阳县城的“手艺人”,好像就站在我身边。我从小就喜欢那站台,那里有火车,铁轨,候车大厅,还有离乱的人群。那里有时间的流逝,无望的爱情结局,盲目的生活游走,还有我们多年以后的一次重逢。人来人往,不影响这世界,正如钟表指针指示时刻,却不影响时刻一样。直到有一天,我路过那里,铐着小武的那根电线杆,我停下了,我累了,看看热闹,歇一歇。一个好长的镜头,摇呀摇,不断有旁观者加入,孩子,老人,青年男女,骑摩托带墨镜的警察,直到镜头闪过我的脸,又停留在小武身上。“你快乐吗?”这是我最常问问自己的问题,有时无聊了也问问别人,今天我就问了问小武,他告诉我:“真正严肃的哲学问题只有一个——自杀,判断生活是否经历,这本身就在回答哲学的根本问题。”我糊涂了,因为我想不到小武还知道加缪的《西西弗神话》。这一刻我们好像相识了,不,这一刻我觉得我们是一样的。是呀,每个人对快乐的理解不一样,所以我们又怎能判断自己是否快乐,又怎能猜测别人是否快乐?我喜欢上了这座县城,喜欢上了小武。你知道,从童年开始,那无人管束的日子就始终蕴藏在我心头,“仿佛与生俱来的盲目的快乐,可慢慢的却被隐藏了起来,不为人知地转变成了忧伤。”只有来到这座小城,我们穿过无数瓦砾,穿过大街小巷,不知疲倦……我们还一起见了梅梅,她唱了“为什么我的天空总是挂满湿的泪”,小武拿出了那个带音乐的打火机,那里流出了一首《致爱丽丝》。后来梅梅消失了,就像我们的青春也不在了。我也要走了,小武又来到站台。慢慢的火车载着我,我还会被带到一个陌生的地方,走在那陌生的人群。不同的,我的青春也许会在那个陌生的站台等我。她拉着我的手,带我重新拾回失去的时光,然后我看到我的影子也躺在我的脚下,我扶起他,我们笑了……我爱过,我痛现在我确信第一次看《情书》的时候,是一个冬天。因为看的时候我很感动。我一般在冬天才会感动——春天的时候,我正忙着觅食;夏天来了,我在啤酒的浇灌下飞速成长;秋天是收获的季节,那时的我会拿一本《挪威的森林》送给一个女孩子,因为那上面告诉她要告别一个“处女的世界”。只有在冬天,我会蜷在被窝的一个角落里,看着《情书》一类的电影,然后一边吧嗒吧哒地淌眼泪,一边咕咚咕咚地喝大瓶的娃哈哈——我害怕自己脱水……那时我轻信了岩井俊二,听他讲了一个藤井树和另一个藤井树这么幼稚的故事。后来我才知道他也坦白了,他说《情书》的创作缘起于《挪威的森林》,“1994年,我愁眉苦脸地酝酿下一部作品。我已经三十岁,打算趁自己还拖着青春时代记忆的尾巴的时候拍一部类似青春片的东西,一部让全日本少男少女流干眼泪的……”再后来,是济州岛,是《Love wind, love song》的济州岛。“你把眼镜摘一下好吗?”“为什么?”“我想看你的眼睛。”济州岛。一个有海的地方,节奏不快。人人都没什么目标的生活,漫无边际的生活。总是有海风,和我们这里的风不一样。好多游客,来了又走了,很少有人回来,这里是偶发事件的背景节奏。朴太熙,男主角,从汉城来到这里。他选择这里一定不是因为爱,就像我们时常不约而同地选择了一座城市一样。因为我们都是小人物,“小人物创造着这个世界,却又不得不被我们创造的这个世界摆布。”高英舒,女主角,她留在了那里。她留下了,是因为她原本就属于那里,就像我离开了,你依然会留下一样。他们是相遇,我们是重逢。他们总是慢慢悠悠的行走,衣角轻抚着海风。我告诉过你吗?我最喜欢凝滞的你,那时的你不带一丝概念,静静的,笨笨的。但你很少是那样子,在我眼前总是动态的你,动态中你有太多的欲望,而我没有。说的也是,一个人没有欲望,还到处迁徙干吗?就像当初我要不是喜欢你,就不会跑在这座城市的一个对角线,只为了望你一眼一样。风起了,我疑心是你感冒了。汉城的风也起了,我看见了那个影子,这次是那个人,那个《Love wind, love song》中的男主角。汉城的时钟走得飞快,可济州岛的却很慢;步伐匆匆;心中有泪;走过,留恋;在济州岛,她,水和倒映在水中的,是梦是醒,是真是幻?我又想起了那句:“他们就像两株被狂风卷起的稻草,在时光错乱与想象中相遇,却终于以不可抗拒的速度曝露于旷野……”爱你,就像是一株植物,在心底蔓延,可我没等到他开花,结果;没关系,他依然在那里,深深的扎根,纵使很痛,还是拔不出来……年龄一天天大起来,我不再是什么青葱少年,仿佛也不配再有所谓的豆芽情怀。不知为什么,却越来越有一种“莫名的痛”,它常常如一柄见血封喉的暗器,击中深夜失眠的我。脑子一片空白,莫名的,一片空虚之中,深深地体味和感知到了痛的滋味。我也曾经反省过这种痛的根源,它不是生理上的,很显然。但说它是心理上的,又不那么明确,因为无论是得意或是失意,这种痛都会莫名的突如其来。说实话,我已经厌倦了这种生活和写作,因为它往往是在我身体和心情刚刚走出冬季的时候,就让我回去翻捡记忆和内心深处中的故事。其实每个人都是一样,你,我,我们可能都挥霍了青春,我们都会有一种痛,现在我们之间的唯一区别是——我在追忆,而你却是看客……



我要参加诗歌朗诵比赛有没有好的关于青春或者党的诗歌

青春之诗青春是一首永不言败的歌青春是一条永不停息的河流青春是一本读不厌的...

宅yy艺术片猜你喜欢